首页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证券情报 > 正文

妖王安硕信息背后江湖诡异

作者:施南 来源:投资时报 日期:2017-1-14 下午 03:45:00 人气:916 加入收藏 评论:0 标签:


  东方证券一位毫无名气的分析师通过312天内的1.1万封电邮,竟然网罗大批基金入市抬轿,而针对高达15.9倍的股价异常增长,罚款只有145万元。

  这一天的上海,天气很不错。

  3级小风伴随23℃室外体感气温,没有雾霾侵扰多云的天空总会让人心情舒畅。

  这一天的中国股市,不解风情继续着平淡乃至压抑的表现—无论2024.26点上证指数、7282.92点深证成指,还是已诞生四年、一度被抱以厚望却最终回归平庸的1301.59点创业板指数,缺乏斗志又波澜不惊的开盘显然无法激起参与者兴趣。

  这一天,27岁的郑奇威决定出门去拜访那家从未谋面的客户。7天前,这位年轻的东方证券研究所计算机行业研究员通过电邮多少有些冒昧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而现在,甩出去的鱼线似乎有了反应。

  并不远。从内环高架四平路匝道出,国泰路11号,复旦科技园大厦,一栋通体蓝色玻璃幕墙包裹的25层大楼。穿过900平米双层挑高的大堂再搭乘电梯到达23楼。2014年5月6日,礼拜二,郑奇威在再普通不过的一天见了一位普通客户,实在没什么大不了。

  然而959天后,2016年12月23日,中国证监会例行周五发布会上,两年半前春夏之交郑氏拜访的那位浮出水面—上海安硕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一家在2014年1月28日登陆创业板的上市公司。如今,它有一个载入中国资本市场史册的标识:第一个股价突破400元的上市企业—那是2015年5月8日上午10:57完成的神绩,5天后,其股价达到474元。注意,此前该公司从未派送红股。

  这意味什么?作为A股过去十年担纲“股价王”时间最久的贵州茅台(600519,股吧),目前股价为350元。而最为激进的分析师给出的远期目标价位,也不过472元。某种意义上,安硕信息(300380,股吧)只用349天就完成了冲绳岛钢锯岭上戴斯蒙德·道斯达成的一切。

  没有《圣经》护佑,一切正是从那个5月6日开始。

  中靶被罚

  作为此次证监会发布会的重点,证监会声称将与公安部联手,针对资产管理行业开展打击防范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行为的专项执法行动。这也是继会计、律师等评估机构违法行为专项执法、IPO、信息披露违法专项执法及市场操纵专项执法后的第四波行动。

  也正以其中第二项,即信披违法典型八家被点名处罚的企业之一,安硕信息,中靶。

  事实上,早在6个月前安硕信息已被证监会锁定。市场亦早注意到是时两个与众不同之处:其一,首次因上市公司“误导性陈述”进行行政处罚;其二,对于安硕信息公司主体60万元的罚款,以及对于公司董事长高鸣和董秘曹丰分别30万元和20万元的罚款,均属“顶格”。

  然而,6月里那张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关于“某券商分析师”的提法,仍引发市场广泛猜测。在安硕信息一飞冲天晋升“神仙股”或“妖股之王”的不长时间内,包括安信证券、申万宏源(000166,股吧)、民生证券、银河证券等15家券商曾密集推出二十余份研报,结论是一致看好。署名作者中,不乏在TMT板块计算机类别分析师群体中颇具名气的易欢欢和沈海兵等人。

  这不奇怪。过往五年《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年度评选,安信证券、申万宏源、国泰君安等一直是TMT领域最有竞争力也是上榜最频繁的券商机构,易、沈二人虽均有过跳槽记录也都榜上有名。

  一个有趣的花絮。就在有媒体就“某”猜想寻找蛛丝马迹时,申万宏源研究所原董事总经理、研究所执行所长易欢欢主动在微信朋友圈内作澄清辟谣,坚称“2014年到2015年我都没有去过安硕信息公司,与董事长根本不认识”。

  郑奇威也在怀疑名单上。但是,尽管东方证券以净资产计排在同业十名前后,其TMT研究并不出众,郑也从来不是圈内拥有足够影响力和话语权的人物。

  小巴辣子一个(沪语:小家伙),怎可能——己之力凭区区文字掀起滔天行情完成不世之功?

  最不起眼的人往往正是完成最不可思议的那位,从阿加莎·克里斯蒂到东野圭吾,经典侦探文学无数次验证过这个定律。标记“139号”的证监会2016年最后一批行政处罚决定书上,郑奇威赫然在列。不过非常有趣,这份通篇记述郑违反《证券法》第七十八条第二款—禁止证券服务机构及其人员在证券活动中作出信息误导—具体事实的罚单上,他只是“男二号”,排在其前的是较郑年长两岁,目前任东方证券研究所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的浦俊懿。后者还有一个头衔,该研究所互联网金融小组负责人。

  “勤勉”的分析师

  有一点非常清楚,证监会此次调查对所有细节过筛般的提取和甄别极其精确,比如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的一段,在12月23日发布会不久就得以迅速发酵。

  且看——

  2014年6月22日至2015年4月30日期间,东方证券浦俊懿、郑奇威根据安硕信息披露的不准确、不完整且缺乏实现基础的信息,在未经东方证券风控部门审批、复核的情况下,使用“极具业务延展性……、强烈看好……、最优质的银行IT标的……、无与伦比……绝对领先”、“市值超千亿、属于我们的tenbagger,200亿绝不是终点”等诱导性和夸大性的语言文字编写电邮,向128家基金、券商、私募等机构的1279名人员累计发送电邮1.1万余次,传播安硕信息开展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和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情况。

  312天,1.1万封电邮,平均每天逾35封。

  1.1万封电邮,1279人,每人平均收到9封。

  1.1万封电邮发往128家各类机构,每家机构平均收到86封。

  借用某封电邮中使用到之于安硕信息的形容词,的确“无与伦比”。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闭幕式上,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雅克·罗格使用了“exceptional”一词,中方译作“无与伦比”。有专业人士之后表示,“不同寻常”可能是更准确的表达。

  如此勤勉,当然不同寻常。郑奇威、浦俊懿如此偏爱安硕信息的动力,以及动机何在?

  如果抛开股价大幅上扬期间该家公司频频讨好市场的发力行动,比如入股凉山商业银行,比如在西昌成立互联网金融公司介入普惠金融市场(后被认定是一家无场地、无人员、无投入、无规划的“四无企业”),在郑奇威首次走进国泰路11号之前,这家上市不过三个月、一直专注于银行为主金融机构信贷资产管理和风险管理一体化IT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仅是垂直细分窄口市场上拥有一定名气的“非著名IT系统公司”。

  业内排名六十开外的中德证券出任IPO主承销商,本身就是一种对等实力锚定,而23.4元首日开盘价,49.56倍滚动市盈率以及23.16亿元的总市值,在一切高看一眼的创业板上,着实貌不惊人。至5月6日,安硕信息以28.76元开盘,滚动市盈率为45.15倍。

  被升华的“革命友谊”

  郑是应安硕信息董秘曹丰邀请而来,但首先抛出绣球的却是前者。

  不妨再次引用13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的完整表述:“2014年4月30日,东方证券郑奇威发邮件给上海安硕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声称安硕信息股价已跌至发行价附近,价值绝对低估;建议公司做好市值管理,提升资本市场对公司的认同度;提出希望与公司交流沟通后向机构推介。董事长回邮件让郑奇威与董事会秘书曹某联系。”

  凡是过去,皆为序曲,5月6日,一段升华的革命友谊大幕拉开。

  当一家上市公司总股本保持不变时,市值管理或者说除权后的股价管理主要缘于两个因素。其一,公司净利润水平;其二,投资者给予的估值倍数。对于安硕信息而言,虽然其产品具备45%相对较高毛利率,但无论是来自政府专项补贴的不稳定性还是窄口市场难以突变式爆发的先天不足,都导致了其很难在原有基础上大幅提升净利润水平—事实也是如此,在该公司黄袍加身的2015年,相较于2011年2.3倍的营收数据却只换来不及4年前0.5倍的利润水平。

  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让投资者不论出于何种目的愿意给出更高的估值倍数,就像在2015年5月13日攀升至474元每股股价时对应的超过765倍的滚动市盈率。如若按静态值计,有人得出结论:2286倍。自然,在经历1336.94%的换手率后,却是拥趸们把这家公司拱到了珠穆朗玛的峰巅。

  这当然拜浦、郑二位所赐。据悉,安硕信息有记录记载涉及至少15家券商及多家基金共25次投资者关系活动中,仅郑本人即参与多达9次,位居所有机构调研者之首。

  此外,不仅同行中多位资历更深的前辈中了皮格马利翁魔咒加入大合唱且声阶愈发扯高,221只公募基金也如同接到黑木崖上东方教主号令,在2014年11月至2015年5月期间最多买入1808.21万股安硕信息股票,占据该公司流通股的74.84%。

  公司股价理所当然一路打鸡血般笔挺上扬:2015年4月3日突破200元价位;11天后以278.45元击败仅较自己早上市一周同样妖气斗牛的全通教育(300359,股吧),跻身市场第一高价股;又过了9天,以320.53元成就A股历史上第三只300元股;至5月8日以破400元成为唯一一个染指该区间的股票;5月13日短期摸高至474元。

  Tenbagger——十倍股——说到做到!可以说,如若不是A股市场之后发生崩盘以及证监会主动介入调查,每股500元价位,手到擒来。

  赞许之词已然不见

  然而所谓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价格,随着前后两张罚单,安硕信息终于恢复PS前的模样。至2017年1月6日,新年第一个交易周的最后一天,逼仄的冬日雾霾中,上证指数收于3154.32点,深证成指收于10289.36点,创业板指数则以1965.03点煞尾。而安硕信息在经历三次除权后这一天报收36.21元,滚动市盈274.12倍,总市值49.77亿元。如果按复权价格计,则相当于72.95元每股。对于一家去年前三季营收2.73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669.29万元的创业板上市公司,这种表现只能说“正常”。

  自然,你如果还想在这一天通过Wind系统搜寻关于安硕信息的券商研报,结果很可能会大失所望,那些曾经像对“隔壁家孩子”那般殷勤的赞许之字词,不见了,没有了,失踪了。

  还有几件事颇值得一说。

  其一,在所有趋之若鹜的诸多基金公司中,汇添富旗下多个基金产品扮演过相当吃重角色,其中尤以欧阳沁春出任基金经理的添富移动互联股票型基金一马当先,一出手便是2.28%占比的流通股吸入囊中。而东方证券,恰是汇添富基金公司大股东。

  其二,在2014年三季度后QDII系已全部撤离安硕信息,而在2015年三季度时,大批国内公募基金挥了挥衣袖,也不再见半分云彩。

  其三,虽然“一不小心”让一家上市公司股价上涨15.9倍,但在申辩材料中,郑奇威一直强调自身并不是分析报告的签署人、决策者及责任人,“仅按负责人要求承担素材收集和内容起草工作”。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没有提及作为郑氏领导的浦俊懿有否申辩,甚至完全没有就浦在安硕股价离奇上涨事件中的作为给予定论式评价。不过,在不采纳郑氏申辩理由的同时,将浦俊懿列为行政处罚的第一排名并罚款20万,而郑奇威只有15万元。

  加上6月间的那笔罚款,安硕信息及四位当事人总共向中信银行总行7111010189800000162的账号里打入了145万元,并直接上缴国库。而15年前轰动中国的亿安科技坐庄处罚案中,没收违法所得并罚款的总额为8.68亿元。有市场人士表示,如果不就处罚“顶格”在立法层面作出实质修正,那么8.68亿元或会如安硕信息的474元股价,相当长时间内,只能被“致意”。

 


    本文网址:http://www.jrzq.cn/html/zhengquanqingbao/554.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